《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无涯/研究员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彼时,北京金山办公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山办公”)曾表示深度科技创新与传统文化赋能将成为驱动WPS Office加速行进的两架关键引擎。之后,金山办公冲击上市,追逐启动“引擎”的资本。

反观其身后,金山办公却隐含一系列问题,包括从创业板“换道”科创板,两版招股书对比,存在多处数据“打架”,且背靠的“大树”却出现业绩下滑、经营管理能力或不足等问题。

从创业板“转战”科创板 两版招股书多处数据“矛盾”

据证监会披露,2017年5月8日,金山办公首次递交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创业板招股书”)。而据Kingsoft Corporation Limited(以下简称“金山软件”)公告,2019年4月23日,金山办公向证监会递交撤销此前的创业板上市申请,“转战”科创板。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2019年5月28日,金山办公递交科创板上市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科创板招股书”)。但相隔仅两年出头的两版招股书中,却存在多处数据“矛盾”。

在科创板招股书与创业板招股书中,2016年,金山办公对关联方北京金山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山云网络”)的采购金额分别为917.7万元、911.82万元,二者相差5.88万元。

而同年,在科创板招股书,金山办公对第一大客户杭州阿里妈妈软件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阿里服务”)、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天猫”)和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的合计销售额为8,625.21万元;而在创业板招股书中,金山办公对第一大客户杭州阿里妈妈软件有限公司、浙江天猫、淘宝公司的合计销售额为8,623.11万元。两者数据相差2.1万元。

据科创板招股书,2016年,金山办公对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金山安全”)、キングソフト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日本金山”)以及金山云网络的合计销售额为3,495.2万元,对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度在线”)、百度时代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度时代”)以及Baidu(Hong Kong)Limited(以下简称“百度香港”)的合计销售额为2,785.78万元。

而在创业板招股书中,金山办公未披露与日本金山、百度时代、百度香港的交易情况。据创业板招股书,2016年,金山办公仅披露了对于北京金山安全和百度在线的销售额,分别为2,229.01万元、2,777.64万元。

问题仍未结束。据科创板招股书,金山办公2016年第五大供应商系杭州阿里服务及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合计采购额为466.27万元。而据创业板招股书,金山办公2016年第五大供应商却为风尚云起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及上饶市航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计采购额为544.12万元。

此外,据科创板招股书,2016年,金山办公对第二大供应商金山云网络采购额为917.7万元。但是在创业板招股书中,金山办公的2016年前五供应商名单中却没有金山云网络,取而代之的是金山软件,其系金山云网络的控股股东,当年金山办公对金山软件采购额2,642.18万元。

无独有偶。据科创板招股书,金山办公2016年第五大应收账款客户系北京金山安全、金山云网络、日本金山,合计应收账款金额为698.23万元。而据创业板招股书,金山办公2016年第五大应收账款客户却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应收账款金额为580万元。

除了前五应收账款客户不一致,两版招股书中,前五预付账款客户的五个名单也仅“对”上了三个。据科创板招股书,2016年,金山办公前五预付账款客户分别为Thinkfree N.V.、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神州云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云动”)、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AppsFlyer, Ltd.。

但据创业板招股书,2016年,金山办公前五预付账款客户却分别为Thinkfree N.V.、神州云动、AppsFlyer, Ltd.、上海德贇企业管理服务部、Harper CollinsPublishers Ltd.。也就是说,仅有Thinkfree N.V.、神州云动和AppsFlyer, Ltd.与上述科创板前五预付账款客户名单一致。

据科创板及创业板招股书,会计政策变更与合并范围变化,或均未涉及和导致上述有关前五客户、前五供应商、前五应付账款、前五预付账款以及关联交易的数据“打架”问题。

从创业板“转战”科创板,两版招股书却催生一系列“矛盾”,令人费解。而金山办公的间接控股股东-金山软件,却也“自顾不暇。

背靠大树“难乘凉” 金山软件或“自顾不暇”

据科创板招股书及金山办公官网公开信息,雷军系金山软件与金山办公的实际控制人,而金山办公系金山软件的间接控股股东。

据金山软件公告,金山软件已于港交所上市,在2019年,金山办公计划在科创板上市。

据科创板招股书及金山软件2018年年报,金山办公董事会中,除独董外,其余6名成员中,2人曾在金山软件担任高管,4人至今仍在金山软件担任董事或高管。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8年底,金山办公董事邹涛,系金山软件现任首席执行官。

据科创板招股书及第二轮问询函回复,金山软件等关联方向金山办公转让部分专利、商标、著作权、域名,关联方还曾无偿向金山办公转让部分商标、域名等无形资产。此外,金山软件还与金山办公共用OA系统和财务SAP系统。

然而,金山软件本身,却业绩大幅下滑,治理能力或也堪忧。

据同花顺iFinD数据,2017-2018年,金山软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2.02亿元、3.89亿元;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83亿元。此外,金山软件旗下多个间接控股公司,存在行政处罚及违规“黑点”。

据中国扫黄打非网披露,2013年,在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组织的“净网”行动中,金山云网络因违规行为,被处以行政处罚。

据京信管罚字[2019]第06号,2019年4月3日,金山云网络因未经备案从事非经营互联网信息服务的组织,或个人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被北京市通信管理局责令改正并处以1万元罚款。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披露,2019年,金山云网络因遭受行政处罚,被电信管理机构纳入“2019年二季度电信业务经营不良名单”。

而据国家市场监管部门及金山软件2018年年报,金山软件系金山云网络的间接控股股东。

据珠环罚字[2018]123号,2018年7月26日,珠海金山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金山”)因未经过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就在珠海金山软件园研发二期建筑工地施工过程中使用2台锤击桩机,被珠海市环境保护局处以1万元罚款。

而据金山软件2018年年报,金山软件系珠海金山的间接控股股东。

据中央政府门户网站披露,2015年,北京金山安全因旗下金山毒霸软件的网络弹窗存在传播淫秽色情等违法信息行为,被国家网信办等部门约谈,并责令其进行为期一周的整改。

据法办〔2019〕113号,“金山毒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被录入最高人民法院网公布的“2018年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北京金山安全、北京猎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猎豹网络”)和北京猎豹移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猎豹移动”)被指控在发挥安全软件正常功能时,未采取必要且合理的方式,超出合理限度实施了干预其他软件运行的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和平等竞争原则。上述三家公司被判承担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的法律责任。

而据科创板招股书及国家市场监管部门公开信息,金山软件系北京金山安全、猎豹网络、猎豹移动的间接控股股东。

两版招股书存在多处数据“打架”,与其“密切相关”的金山软件却业绩下滑、治理能力存疑,金山办公此番上市,或将面临“大考”。

获取猎豹移动股票最新信息,关注:http://cmcm.meigushe.com 每天更新猎豹移动股价猎豹移动市值最新动态,每季度为您提供猎豹移动财报,不定期更新猎豹移动研报评级